云帆小作家协会成员作品选(3)

时间:2015 / 12 / 16

因为年少

那晚睡觉前与妈妈闲聊,不知怎么就扯到了“朋友”上面。与妈妈说起以前好朋友的现状,小T去了青大附中,小Y去了47中,而我在39中。妈妈突然来了一句:“怎么样,从前那么要好的朋友,现在各奔东西了吧?”见我不回答,又说:“没有一辈子的朋友,人都是随着环境的改变而改变的,再好的朋友关系环境一变也就和原来不一样了。以后把精力多放学习上吧!”我不服气地反驳:“才不是呢!我们三个现在关系好得很!”妈妈在黑夜中轻轻地摇头:“只是因为年少啊!”

我倔强地侧过头,竟然落下泪来。

我多么想告诉妈妈,即使我们去了不同的学校,也仿佛从未分开过。我们会在电话或QQ上对彼此抱怨学校的伙食、成堆的作业以及频繁的考试。我们也会对彼此交流各班的趣事、搞笑的某某同学和风趣的某某老师。我们依然会在对方生日那天送去祝福,依然会在各种假期约好一同出去玩,甚至连六年级毕业的暑假一起买的作为友谊象征的徽章都依然保留。

可是我终究什么也没说。

任何话语都在友谊面前黯然失色。

只是因为年少啊!才把这在大人们心里如此廉价的东西看得无比重要。

我当然知道有的“朋友”会在你面前低三下四而在别人面前趾高气扬地讽刺你的一切;我早就明白“朋友”在大多数时候都是地位的产物;我又何尝不晓得在这个潜伏着无数利欲的社会中,“朋友”早已褪去了应有的美好,而变成了“利用”、“金钱”和“双赢”的代名词。

我年少,但不代表我一无所知。

所以大人们总是诚惶诚恐地希望我们的心也染上像他们一样斑驳的保护色,因为社会存在着相当多的危险。表面温柔的人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在背后捅你一刀;看似善良的人其实内心非常阴暗;明明再信任不过的人却在欺骗你的感情,就连朝夕相处的朋友,也会把你当成为他铺路的棋子……

我都知道的啊。

可是你们信不信呢?再寒冷的冬天也终有冰雪消融的一刻,再无情的社会也有温暖的一面。所有的坚硬伪装中,一定也包裹着柔软的肢体;“朋友”的代名词们不仅可以是“利用”,可也以是“包容”啊!

也许花花绿绿的成人世界中早已没有了如此纯美的情感,又或许冷酷的生存竞争中早已淘汰了这样真挚的大爱。那么,可不可以容许它继续留在所有孩子的心里呢?

就是因为年少,我们才敢这样地笃信不疑。

一切美好

最近一直忙于月考。好在周五结束了连同体育模拟在内的全部考试,总算还我一个比较轻松的周末。

考完试的下午是最令人愉悦的,总觉得那一瞬间的天空铺满了如此快活的浅蓝,云朵上涂抹着胖得可爱的淡粉,画面温柔得像是星夜下一只奶油猫咪深深的咖啡色眼眸对着星空一眨一眨。买了冰镇可乐和冒着热气的快餐,满满的一大袋,三个人轮流提。大声说笑,也偶尔谈论些沉重的话题,但免不了用微笑作结语。无论怎样,生活那么美好,又有什么理由不给予自己一朵浅笑呢?更何况年少的烦心与讨厌,多半是无足轻重的一厢情愿,因为一个人的世界太过孤独,所以连这样单调的冷色都会看得极重。但或许多少年后,我们都已经长大成人,已经默默地在这个复杂的社会中跌倒又站起。活在麻木的钢筋森林中,我们会在某一天的某一时刻,突然忆起儿时那样单纯的孩子气,面对着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幸福地笑出声来。我想那一定是极温婉的一刻,温婉到连时间也愿意止步不前,驻足欣赏。

周六上午的化学课十二点四十才结束,下午一点半还要上数学。坐车去家乐福吃饭。暖烘烘的食物的气味氤氲升腾,玻璃窗上有厚重的雾气,窗外是裹着冬衣的男男女女。我突然想伸手在玻璃上画一颗小小的心。拉面里有蒜蓉和竹笋的味道,面汤浓滑,胃里弥漫着满足的香气。下午一点,慵懒又带些冰冷的冬日阳光,一碗热气腾腾的汤面,穿着黑色裙子的服务员对我笑了一下。简直像电影一样呢。

电脑循环播放一首歌,Taylor的《Never Grow Up》。轻柔的木吉他,干净的女声一遍遍哼唱:“Just try to never grow up,never grow up”。长大,该是多么神圣的事啊。也许就是在下一次日落的时候,又或许是下下一次的日出,我们就悄悄地长大了,蜕去了过去的稚嫩,浑身都洋溢着焕然一新的成熟。幼稚真的没什么不好,毕竟每个人都会长大的不是吗?

日子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了。每天都是那么固定的几项,音乐,看书,动画,作业,上课。其实无论以何种方式生活,只要内心纯粹,怎样都是美好。

作者简介:李雪静,女,1996年来到凡间。性格坚韧、细腻,又带些微小的叛逆,常常一个人偷着傻乐,觉得自己蛮幸福的。喜好写作,迷恋阅读给予的成就感。努力在天真和成熟之间寻找平衡点,至今未遂,索性顺其自然。讨厌华丽到矫情的东西,喜欢一个人,安安静静地读书,简简单单地生活。

专栏名称:云淡风轻,一切美好

寄语:无论如何,请相信世界是温暖的。